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儿童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5:16:1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儿童白癜风,安徽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激光治疗白癜风效果好,烟台白癜风专家,嘴角有白斑是白癜风,得了白癜风应该怎么治疗能彻底治愈,潍坊白癜风好治好吗

  (原标题:傅抱石寄语女儿:只希望你能做个好的文化人)

  傅益瑶(国画大师傅抱石之女)

  傅益瑶作为我国著名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女儿,在父亲生前她却从未动过画笔,而后几十年离开父亲的艰难岁月中,傅益瑶不仅开始了水墨画的创作,还以自己独特的画风成为当今艺坛的著名画家,这本身就成为一个传奇。每每提到自己的父亲,画家的目光和声音就变得柔和起来——有关父亲的记忆并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淡忘,相反,每每提笔作画,傅益瑶说自己却常常能感受到父亲的音容笑貌,仿佛能与父亲在画中相遇。

  爸爸骨子里是一个很严正的人,对孩子更是如此,是“严父”的模范。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们有个好品性。爸爸总是说:一个人的品性是可以“打”出来的,才气却是打不出来的。因此,爸爸的规矩很多,在我看来总是“小题大做”,比如从来不许孩子们在饭桌上乱讲话,谁犯了规,爸爸就毫不留情地用筷子敲他的头。

  虽然在家里大家都很懂规矩,可是家里并不是死气沉沉的,总是闹哄哄的,充满一种中国式的浓郁的火热的家庭气氛,而家中最大的“火球”就是爸爸。

  爸爸总是告诉我:我不要你做什么大科学家、物理学家和艺术家,只希望你能做个好的文化人,有知识就行了。可是女儿家的我不管这些,特别爱漂亮,总是喜欢一切时髦的东西,想当电影明星,父亲说:“无论你将来做什么,都要先把中文的底子打好,中文包罗万象:天文、地理、哲学,这都是做好一切学问的基础。”于是,他把我送到当时全国中文师资最好的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学习。当我收到南京师范学院的通知书时,在地上足足滚了十几分钟,发泄对父亲安排的愤怒。当时,我觉得我所憧憬的多姿多彩的一生全都毁了,但是今天回想起来,我真的感激爸爸的固执,他让我有了一个中文的扎实功底。

  我小的时候,最喜欢站在父亲的画桌旁盯着他作画,父亲从来不让别人看他画画,总是借口支开人,用几分钟挥毫泼墨,把画一气呵成。可是对我一点也不介意,还特别教我怎么看画。父亲说看画最重要,一定要看进去,每一幅画都有诉说力,要听作者说话,要看到大处的气韵和小处的细妙。别人总是说我真幸运,得到了父亲的真传。

  父亲去世不少年后我才拿起的画笔,画画是我和父亲灵魂交流的一个渠道。

  也许是我太熟悉父亲的用笔了,所以我临摹父亲的作品,总能得到长辈的夸奖,我自己也很满足,但是渐渐地我发现,越学父亲反而离父亲越远,越画越觉得空虚,越觉得胆怯。父亲总是说,当你效仿他人的时候,看起来似乎是起点很高,其实是站在悬空的崖边上,随时都会摔得粉身碎骨。

  作为水墨画家,我最喜欢创作的是诗意画。优秀的中国诗词有一种伟大的美质,那就是永远不失去理想、信念和情操,而只有这样崇高的生命和自然融为一体时才会出现意境无穷的诗作,而如何表现这意境才是判断水墨画家本领的准则。父亲教我念诗时,总是说一定要念到有味道才行,这“味道”二字便是我的创作诗意的出发点。每当我品到一首诗的味道时,诗人似乎就会和我站在同一个环境里,欣赏着同一种风景,发出同样的感叹,我隐约地觉得我和诗人重叠起来。

  父亲给了我太多东西了,让我这一辈子都能去不停地享用它,咀嚼它。不管是在父亲身边,再到1979年到日本读父亲年轻时读过的学校,还是像现在回南京老家,到世界各地开画展,我总是看到父亲的画,总能感觉到父亲一直和我同在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北治白癜风的设备